我家的三位抗战老兵

   

○刘经邦口述   王红彩整理

      在纪念“七七事变”80周年之际,我同孙爱国、刘志杰一起,坐在刘经邦老人家的客厅里,听老人慢慢讲述着刘家三位抗战老兵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我们家在漯河高新区,属于后谢乡后乡村。在我们村子里,我们家人口最多,算是大户人家,从族谱看,我们的祖先是明朝天启年间自外迁来,至今整整11代。我们家一直是耕读传家,直到我们这一代,出了三个吃兵粮的人。

      说起来那些年,是咱们国家历史上多灾多难的年月吧,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民不聊生,我们一大家人,每日辛苦劳作也维持不了一家人的生活。当时适逢冯玉祥在郾城舞阳演讲招兵,我大哥听了演讲,就动了心思,同邻村的两个青年一起报名,瞒着家人加入了冯玉祥的部队。我们家当时那个急啊,到处打听找不到大哥, 好多年过后才传来消息,知道我大哥在冯玉祥的部队里当兵。因为读过私塾,大哥在部队里做了文书,一次团长派他去提两辆汽车,回来后他如数把回扣也交给团长,团长感叹:你这个刘汇川啊,是个老实人啊!跟着我做副官吧。做了一段副官之后,大哥被团长举荐去上了西安的一个军校,是黄埔军校的一个分校,是第几期我也忘记了,当时还和蒋纬国一期呢。

      上军校期间有这么个故事:当时不是蒋介石清理异己嘛,大哥那天值日,带着红绶带,偶然得到了消息,说国民党要抓捕军校里的共产党员,而大哥的两个好友就在名单之上。因此着急得不行,刚好有个同学走过来,大哥把红绶带往同学身上一挂,说你替我值会儿班,我有点急事出去一下。就跑到马圈里牵了马,快马加鞭赶了几十里路找到在外面训练的两个同学,说:你们俩快走,什么也别问,什么也别说,能走多远就走多远,再也不要回来。

      这两个同学逃过了一劫,据说后来在中共中央工作,其中一个叫“薄成泽”(应该是化名),另一个叫什么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  军校毕业后,大哥转到了汤恩伯的81师,跟着在河南宝丰、鲁山、内乡一带抗击日寇。给我留下最深刻记忆的是一次部队在内乡驻扎,团长给了大哥一个连的兵力,20挺轻重机枪,要我们掩护大部队撤离。大哥当时带领战士埋伏在内乡一狭长地带两边,等日寇的坦克过了,日本步兵走过来时,高喊一声“打”,子弹像暴雨一般向敌人打过去,打得日兵晕头转向。战斗进行了半个多小时,估计消灭日本兵200多人。是开战以来打得最过瘾的战斗,战士们都兴奋得不行,嗷嗷叫着“打死小鬼子”,都不愿意撤离战场。

      都说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这话应到我们家是一点不虚。我当时16岁,家里人不让当兵,但我硬是跟着大哥参加了此次战斗。战斗中我也是一往直前,表现勇猛。时至今日,我已经是90岁的人了,想起这次战斗,仍然激情澎拜,感觉如在眼前。大哥若活到现在,应该是114岁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  后来从国军退役,我大哥回乡务农,在生产队里是技术骨干,像赶骡子、犁地、起墒这类技术活,一般是非我大哥莫属。大哥还有一手好书法,经常为乡邻们免费写对联,能帮乡邻做的事也热心帮忙,因此在历次运动里并没有受到太多冲击,身体也一直很好,你看看我大哥80多岁的照片(当年郾城北街杨雪峯画的炭笔画),仍然是气宇轩昂,一派军人气质。

      我大哥后来死于一场意外。那是1993年,大哥同孟县长的父亲一起,吃完饭没事,去看漯河的老大桥,走在河堤上,后面来了几个小青年,牵了一只大洋狗从大哥身边过去,洋狗从另一边绕了过去,长长的链子兜住了大哥,将他摔倒在地,摔断了胯骨,医生说大哥的年纪太大,不肯做手术,建议保守治疗。没想到18天后大哥竟……就因此去世了。

      (说到这儿,刘老先生一阵呜咽,掩面而泣。)

      除了我和我大哥,我们家还有一位参加过抗战的老兵,就是我六哥刘永清。

      六哥是今年上半年去世的,活了九十多岁。当年跟着孙桐萱的部队参加郑州会战,包围了日本人,中国军队死伤甚多, 但战士们都鼓足一口气勇猛杀敌,死伤的人如谷垛一样,摞得到处都是,最后围住了一个日本少将,战士们杀红了眼,誓要捉住此一少将雪恨,没想到日军来了一直升机,落在楼上,将日军少将接走了。战士们那个恨啊!

      关于这些事情,因为历史的原因,我六哥一直不谈,大家也不问,许多具体资料都随着六哥的去世而流失了。

      (说到这里,九十多岁的刘老先生沉默了好久,抖抖索索地拿出了他们家保存的刘永清的退役证。)

      到了今日,我们家三位抗战老兵已经走了两位,只有我一人还活着,也已经九十一岁了。每次这些晚辈回来,买些好吃的,我也不怎么能吃了。今年头脑也没有往年清楚了。一代人的记忆马上就要消失了,历史是需要铭记的,不管我们经历了什么,受了多少苦难,在民族抗战的紧要关头,我们都挺直了脊梁,做了无愧中华民族的事。

      转眼又是77 ,抗战爆发八十年了。我们这一代人剩下的不多了,活着的也都成了古稀老人,今天把我知道的这些粗浅事情讲出来,时间久远了,虽然有的地方不够准确,但事情是真实的!铭记前人前事,珍惜今天得来不易的幸福生活,让所有的后人懂得感恩,拥护我们的政府,好好爱我们的国家。

      结束谈话,我们告辞老人,刘志杰(刘经邦侄子)说:“对于为国家做过贡献的人,国家不会忘记,人民也不会忘记。201593日抗战胜利日,民政部给健在的老战士发放了一次性生活补助5000元;201578日郑州宇通公司也为河南766名抗战老兵送来2万元慰问金;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每月按时发放给老人500元的生活补助,冬有棉衣,夏有单衣,过年过节还上门慰问。国家与社会一直在牵挂着这些为国家做过贡献的老兵们。”

 

[作者简介]王红彩,网名如雪,临颍人,自由职业者。喜欢与老人对话,读哲理史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