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宋名将狄青与舞阳青冢集

   

○杨 

      舞阳县现存狄青冢一处,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我曾专程赴舞阳县辛安镇青冢集村,探访墓冢之下埋藏着的关于狄青的历史和传说,现以拙笔记之。

      舞阳多处地方与狄青有关

      天气乍暖还寒,青冢集村村南的一处黄土丘宁静矗立。一旁是满目青绿的庄稼地,土丘四周高耸的国槐只见挺拔的树干和光秃秃的枝丫。

      沿着泥土小路走近,土丘前竖立着的一块石碑昭示着墓冢的主人身份——狄青冢,舞阳县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。狄青冢高约15米,宽约150米,冢上树木丛生,枯草蔓延。

      青冢集因狄青冢而得名。据道光《舞阳县志·古迹》记载:“青冢在城北12里,狄襄公墓故名。”狄青谥号为“武襄”,所以又称武襄公。村子里,一些上了岁数的人还能说出关于狄青冢的故事。65岁的村民朱松贤说:“有句俗语叫‘鳌鱼眨眼地翻身’。小时候听长辈们说,冢里有只鳌,身形巨大,如果有人破坏狄青冢,鳌就会发怒,让周围几个村子的地塌陷下去。”但是,对于狄青的事迹,知道的村民就不多了。70岁的村民朱郭用说:“原来冢比现在大,几年前还有考古人员来这儿勘查过。狄青这个人到底是干啥的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 在舞阳县,和狄青有关的地方不止一处,除了狄青冢,还有位于姜店乡湖东蔡村与马村乡湖西蔡村之间的狄青湖。据顺治年间的《舞阳县志·山川》记载,狄青湖,又名饮马湖,在县城东北三十五里,长十里,宽百步,水为之潴。传说狄青饮马于此地,故得名。如今,狄青湖的一池碧水已不复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太阳能电池板,用于发电。但是,从附近一些村民的口中得知,狄青湖确实如史书所记载,曾是一块风景秀丽之地。湖西蔡村80岁老人蔡德然说:“狄青湖铁底铜帮(黑泥黄土),岸边是成片的杨树林,还有一座寺庙,叫蔡家堂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发洪水的时候,狄青湖漫出的水把附近好几个村子都淹了。现在夏天还能存点水,冬天已经没水了。”

      舞阳民间传说中的狄青

      在查阅资料时,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。按多数史料记载,狄青死于陈州。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,为何会在舞阳县的一个村庄中出现狄青冢呢?与此同时,不仅出现在舞阳,在陕西、山西、山东、江苏和河南省的其他地市,也出现了狄青冢。由此可以看出,狄青到底葬在哪里,已经成了一个谜案。但是,有一点可以肯定,狄青与舞阳县有着不解之缘,从一个民间传说中就可以看出。

      传说宋仁宗年间,南蛮王在舞阳城南王岭一带兴兵作乱,朝廷派遣狄青前去讨贼。狄青带领十万大军与南蛮王大战数次,无不铩羽而归,他因此陷入苦闷,每日茶饭不思。他的忧愁被细心的侍女素娟发现了,一日献茶时,素娟便问他为何如此?狄青本不耐烦,只告诉她:“女孩家,休要多口。”素娟坚定地说:“我虽是女儿身,也愿意为主分忧。”狄青听她这样说,才对她说出了实情:“出征以来,每每两军交战,敌军总是飞沙走石,我军不战自乱,如此何时才能取胜?”素娟听了,对狄青说:“请把我派去敌营,我愿勘破其中机关,为主效力。”就这样,素娟乔装为民妇,在大路旁吸引了南蛮王的注意,被南蛮王带回军营,不久便被册封为王妃。

      时光飞逝,转眼间素娟已为南蛮王诞下王子,但她始终没忘记对狄青的承诺。一日,她从南蛮王口中得知,他百战百胜的秘密在于胸前三根胡子,只要他轻捋胡须,便可施法使宋兵不战而溃。素娟便设法将他灌醉,趁他熟睡时拔下他的三根胡须,带着孩子逃出敌营。南蛮王醒来后,急忙派兵追赶。被追至一条河前,慌乱中素娟不慎将孩子掉进河里,她伤心欲绝,走投无路,投河自尽。

      消息传到京城,有人污蔑狄青暗通南蛮王,将女儿嫁给他做了王妃。宋仁宗大怒,派杨文广去捉拿狄青。杨文广年轻气盛,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狄青绑了,拖在马尾上,出舞阳北门,拖了十几里,把狄青的人头都拖掉了,他就带着人头回京交旨。宋仁宗随即命杨文广为帅,再次征南。失去胡须的法力,南蛮王被杨文广生擒于阵前。带回京城,御驾亲审,宋仁宗此时才知道冤枉了忠臣。为了给狄青平反,他下旨将舞阳城北门改名狄青门,在拖掉狄青头颅的地方建起墓冢,也就是现在的狄青冢。

      传说中的一些迷信色彩并不可信。这段传说对于狄青命运的悲剧是一种戏剧化的演说,体现了世代百姓对他命运的同情和对朝廷不辨是非的痛斥。

 

[作者简介]杨旭,漯河日报社记者